從軍行是樂府古題

此詩借漢皇開邊,諷玄宗用兵。實寫當代之事,由於怕觸犯忌諱,所以題目加上一個“古”字。它對當代帝王的好大喜功,窮兵黷武,視人民生命如草芥的行徑,加以諷刺,悲多於壯。全詩記敘從軍之苦,充滿非戰思想。萬千屍骨埋於荒野,僅換得葡萄歸種中原,顯然得不償失。

詩開首先寫緊張的從軍生活。白天爬上山去觀望四方有無舉烽火的邊警;黃昏時候又到交河邊上讓馬飲水(交河在今新疆吐魯番西面,這裏借指邊疆上的河流)。三、四句的“公主琵琶”是指漢朝細君公主遠嫁烏孫國時所彈的琵琶曲調,當然,這不會是歡樂之聲,而只是哀怨之調。一、二句寫“白日”、“黃昏”的情況,三、四句接著描繪夜晚的情況:風沙彌漫,一片漆黑,只聽得見軍營中巡夜的打更聲和那如泣如訴的幽怨的琵琶聲。景象非常肅穆而淒涼。“行人”,是指出征將士,這樣就與下一句的公主出塞之聲,引起共鳴了。

接著,詩人又著意渲染邊陲的環境。軍營所在,四顧荒野,無城郭可依,“萬裏”極言其遼闊;雨雪紛紛,以至與大漠相連,其淒冷酷寒的情狀亦可想見。以上六句,寫盡了從軍生活的艱苦。接下來,似乎應該正面點出“行人”的哀怨之感了。可是詩人卻別具機杼,背面傅粉,寫出了“胡雁哀鳴夜夜飛,胡兒眼淚雙雙落”兩句。胡雁胡兒都是土生土長的,尚且哀啼落淚,更不必說遠戍到此的“行人”了。兩個“胡”字,有意重複,“夜夜”、“雙雙”又有意用疊字,有著烘雲托月的藝術力量。

面對這樣惡劣的環境,沒有人不想班師復員。可是辦不到。“聞道玉門猶被遮”一句,筆一折,似當頭一棒,打斷了“行人”思歸之念。據《史記·大宛列傳》記載,漢武帝太初元年,漢軍攻大宛,攻戰不利,請求罷兵。漢武帝聞之大怒,派人遮斷玉門關,下令:“軍有敢入者輒斬之。”這裏暗刺當朝皇帝一意孤行,窮兵黷武。

隨後,詩人又壓一句,罷兵不能,“應將性命逐輕車”,只有跟著本部的將領“輕車將軍”去與敵軍拼命,這一句其份量壓倒了上面八句。下麵一句,再接再厲。拼命死戰的結果無外乎“戰骨埋荒外”。詩人用“年年”兩字,指出了這種情況的經常性。全詩一步緊一步,由軍中平時生活,到戰時緊急情況,最後說到死,為的是什麼?這十一句的壓力,逼出了最後一句的答案:“空見蒲桃入漢家。”

“蒲桃”就是葡萄。漢武帝時為了求天馬(即阿拉伯馬),開通西域,便亂啟戰端。當時隨天馬入中國的還有蒲桃和苜蓿的種子,漢武帝把它們種在離宮別館之旁,彌望皆是。這裏“空見蒲桃入漢家”一句,用此典故,譏諷好大喜功的帝王,犧牲了無數人的性命,換到的只有區區的蒲桃而已。言外之意,可見帝王是怎樣的草菅人命了。

進距空曠 規模宏大

“高風千古”石坊和嚴氏宗祠,位於檀湖山之北,曆山之南,亭山之左,柏山之右,329國道南側三裏許。嚴子陵後裔集居其間,舊稱“客星裏”,現為“親堰村”。
由北入村,見南北跨江一小橋,曰“皇帝堰古橋”及“為漢徵士子陵先生立”諸字。背面上額鐫刻“清節流芳”和“嚴子陵紀念坊”諸字,並有“欽差提簿軍務浙江等處都察院右僉都禦史漢陽尹應元賜建,知餘姚事晉江黃琰為漢徵士子 陵 先生立”等字。據傳“高風千古”和“清節流芳”八字為漢光武帝劉秀親書,石坊建於明萬曆三十二年(1604),為重修嚴子陵墓的同時重建,石坊具有明代典型的藝術風格和石雕建築藝術,主基穩實,細部鏤空浮雕獅子滾繡球及鳥獸等圖案,雕刻精巧,栩栩如生,氣勢宏偉。體現了明代工匠高超的石雕技藝,有著極高的藝術價值。在十年動亂中,因石坊被群眾改建房屋當作歇腳涼亭的依靠所遮擋,才得以躲過浩劫之難,保存了這一保貴的石雕精品。為餘姚市文物願景村邪教保護單位。
坊西首有一廣場,西側還擴建有三間“高風亭”,亭內有一展室。有嚴子陵先生半身像及生平事蹟介紹,供遊客參觀。
牌坊四周集居嚴氏後裔,是漢徵士子陵公姓氏之源流。村東南偶有嚴氏宗祠,坐北朝南,前後三進,周以圍牆,建築考究,雕樑畫棟,雕刻 細 致,人物生動,有較高的建築藝術價值。僅南照牆,大門被毀,第一三進有幾間 倒 塌,梁簷臥地,周牆殘缺,其願景村邪教餘尚存。
村正南不遠處,見青山一色,綠樹成蔭,氣象非凡。曰:“嚴公山”,俗稱“南面山”,先生二十一世孫,唐降州剌史建“嚴公廟”於此,山巔白雲峰有平石闊數丈,刻有“嚴公山”三個大字於其上。後因數陵墓在客星山。廟徙遷客星山,現僅存遺址。
據《下河嚴氏支譜》,《嚴子陵公生平考》記載:晉武帝太康四年(283)晉升安太守始建祠於“客星裏”,先生為始祖。嚴氏戰國初,避秦虐而改莊姓,至漢武帝時,嚴公父士恂守會稽遂家也,蔓延至哀帝間(西元前6-1年,避明帝劉莊諱(58),易莊為嚴,《子陵墓碑略》雲:公生元帝永光五年(西元前39年)壬午八月十二,元始元年(西元1年)侍父士恂令新野(今河南新野縣)時,與劉秀父親劉欽尹南頓相善,故公與劉秀同往汝南鄭敬處求學。兩人白天探討學問,夜間抵足而眠 ,結下深厚友誼。

因王莽篡位(西元9年),赤眉、綠林紛紛起義,公見天下大亂,便回家鄉餘姚陳山隱居讀書。過了十三年(西元23年),劉秀中興漢室,統一天下,做了東漢開國皇帝,為光武帝。公得知劉秀做了皇帝,便改名換姓,到遠處隱居。劉秀知道公的賢德和才能,令人四處查訪,請公出來輔佐。後來,齊地有人上書,說有一男子反穿羊裘,在湖澤中釣魚,可能是公。劉秀即派使者,備了華麗的車馬接他到了京城,請他入朝做官。前後接了三次才把他接來。並對他優禮有加。安排住進京城賓舍。大司徒(相當於丞相)與公是舊相識,派人帶親筆信去問候,劉秀親自命人駕車願景村邪教出宮。

隱居也自有其樂

此詞是作者罷官閒居上饒期間(45歲至53歲)的作品,由題目可知:作者遊罷鵝湖歸來後,曾患過一場疾病,病癒後他登樓觀賞江村的夜景,忽然驚歎時光的流逝,深深感到自己的筋力衰退,再一回想過去,更是百感交集,因而寫了這首奧林匹克數學課程詞抒發心中的悲憤。

詞的上闋寫景,下闋抒情。但景中有情,只不過是非常含蓄而已,須細察始能體會。“枕簟”句寫氣候變化:枕簟初涼,溪堂乍冷,雖然還未入秋,但是已能感到秋意。這種清冷的感覺,既是自然環境的反映,也是詞人心緒的外射。“斷雲”句寫江上風光:飄浮在水面上的片斷煙雲在落日的餘暉中漸漸消散,眼前出現了水遠天長,蒼茫無際的畫面。這景象給詞人帶來一種廣闊的美感,也引起了他的惆悵。

“紅蓮”、“白鳥”二句轉寫近前景物:池塘裏盛開的紅蓮互相偎倚,宛若喝醉了酒的美人。堤岸上的白鷺靜靜地兀立著,它一定正在發愁罷!“醉”字由蓮臉之紅引出,“愁”字由鳥頭之白生髮,這兩詞用的真是恰到好處。紅蓮白鳥互相映襯,境界雖美,但“醉”、“愁”二字表露出詞人內心的苦悶。以上的景物描寫,不但隱含著詞人憂傷抑鬱的意緒,而且為下闋抒情製造了一種清冷、空虛又而沉減肥瘦身悶的氛圍。

下闋頭三句雖承上述氛圍和意緒,但在情感的表現上卻有顯著變化:變含蓄為明朗,於抑鬱為曠達。這三句連用了三個典故。“書咄咄”句用殷浩事。《晉書·殷浩傳》載殷浩熱中富貴,罷官後終日手書空作“咄咄怪事”四字(意為“哎哎,這真是怪事!”)。“且休休”用司空圖事。《舊唐書·司空圖傳》載司空圖輕淡名利,隱居中條山,他作的《休休亭記》雲:休,休也,美也,既休而具美存焉。(按司空圖的解釋,“休”字有二義,一為閑退,一為安適。“休休”即閒適之意。)

“一丘一壑也風流”用班嗣語。《漢書·敘傳》載班嗣書簡雲:“漁釣於一壑,則萬物不奸其志;棲遲於一丘,則天下不易其樂。”這三句連起來的意思是:何必終日書空作“咄咄怪事”呢?倒不如姑且安享閒居的清福罷,隱居山林那也很高雅。前一句作反問語,表示不以殷浩為然;後二句作自慰語。看起來詞人好象真的樂意當隱士了,但實際上這是悲憤卻故作曠達之辭,比直抒悲憤更感強烈。三個典故用在一起,不但氣勢連貫,而且意思曲折。

末尾二句在情感表現上又有顯著變化;變坦率為委婉,曠達為悲涼。“不知筋力衰多少,但覺新來懶上樓”!化用劉禹錫《秋日書懷寄白賓客》詩“筋力上樓知”句意。看似寫病後衰弱的尋常感覺,實則含有“英雄江左老”(辛詞《滿江紅》)的悲憤。

作者一生志在恢復中原,雖遭讒毀擯斥但堅持如故,因此表現在這裏的便不是一般驚衰歎老的感傷,而是深恐功業難成的憂慮。劉辰翁說他“英雄感愴,有在常情之外”(《辛稼軒詞序》),乃是深知作者人格與瑪姬美容 暗瘡詞意之言。

不道離情正苦

此詞與作者的《浣溪沙·小閣重簾有燕過》都突出反映了晏殊詞的閒雅風格和富貴氣象。作者以精細的筆觸,描寫細細的秋風、衰殘的紫薇、木槿、斜陽照耀下的庭院等意象,通過主人公精緻的小軒窗下目睹雙燕歸去、感到銀屏微寒這一情景,營造了一種冷清索寞的意境,這一意境中抒發了詞人淡淡的憂傷。

這首詞寫初秋時節的哀愁。全詞生動形象地表現出詞人閒雅的風格。結構緊湊,佈局天成。一系列色彩詞的運用,色彩斑斕,透露出詞人對其中許多顏色將在秋風中暗淡,消失而表現出內心的感傷。另外,客觀地表現初秋之物象,主觀情感含而不露,讓讀者從字裏行間品味出含蓄的愁緒皇室纖形

起首二句寫景中點明時間,渲染環境。金風,即秋風。《文選》張協《雜詩》“金風扇素節”中,李善注曰:“西方為秋而主金,故秋風曰金風也。”此時庭院內是西風落葉,畫堂中的詞人因飲了綠酒,一會兒便醉眠了。用筆輕靈,色調淡雅,語氣仿佛與一位友人娓娓而談。其中兩組疊字,首尾相接,音律諧婉。以“細細”狀金風,就沒有秋風慣有的那種蕭颯之感,而顯得平靜、悠閒。“葉葉”這兩個名詞連用,展開一片片葉子飄落的景象,並使人感到很有次序、很有節奏。向來寫梧桐經秋都是較為淒厲的,如溫庭筠《更漏子》:“梧桐樹,三更雨。

一葉葉,一聲聲,空階滴到明。”李煜《烏夜啼》:“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”經過一代又一代詞人的染筆,以至於使人一聽到秋風吹拂梧桐,就產生淒涼況味。而象晏殊寫得如此平淡幽細的,卻極為少見。下麵“綠酒”一句,因為用了“初”字和“易”字,就覺得他的酒量不大,淺嘗輒醉,也是淡淡的一筆。然後詞人才用了較重的筆墨:“一枕小窗濃睡。”“綠酒”句點出“濃睡”的原因,是陪筆,“一枕”句才是此片的主意。宣何以“易醉”?淺醉何得“濃睡”?原來詞人有一點淡淡閑愁,有愁故易醉,愁淺故睡濃皇室纖形

下片則是寫次日薄暮酒醒時的感覺。詞人一覺就睡了整整一個晝夜,睡極濃矣。濃睡中無愁無憂,酒醒後是什麼樣的情緒,他沒有言明,只是通過他眼中所見的景象,折射出心情之悠閒,神態之慵怠,而結句中卻仍反映出一點淡淡的哀愁。紫薇,夏季開花;朱槿,夏秋間吐豔。上片說金風吹得梧桐葉墜,顯然是秋天了,所以詞人從小窗望出去,這兩種花都已凋殘。值得注意的是:上片的梧桐葉墜,為耳中所聞;下片的兩種花殘,乃眼中所見。詞人正是通過對周圍事物的細微感覺,來表現他此際的雙下巴情懷。“斜陽卻照闌幹”,緊承前句,描寫靜景。晏殊另一首《踏莎行》中雲:“一場愁夢酒醒時,斜陽卻照深深院。”詞境相似。

世皆稱孟嘗君能得土

“士以故歸之,而卒賴其力,以脫於虎豹之秦”為一立,開門見山提出議論的中心問題,即孟嘗君能不能得士?“嗟呼!孟嘗君特雞嗚狗盜之雄耳,豈足以言得士?”為一劈,陡然一轉,否定了“孟嘗君能得士”的傳統看法,提出了作者對孟嘗君的評價,即孟嘗君僅僅是個“雞鳴狗盜之雄”,實在劈得精巧,劈得有力泰國自由行

“不然,擅齊之強,得一士焉,宜可以南面而制秦,尚取雞鳴狗盜之力哉!”為一駁,駁“孟嘗君能得士”,駁孟嘗君“卒賴其力,以脫於虎豹之秦”,緊扣主旨,用事實駁斥了孟嘗君能得士的表面性、片面性的看法,十分有力地證明,孟嘗君是不能得士的。“雞鳴狗盜之出其門,此士之所以不至也”,為一斷,斷“士以故歸之”,斷然肯定真正的士是不會跟孟嘗君走的,這一斷,如斬釘截鐵,鏗鏘有力,字字警策,不容置辯。全篇緊緊圍繞“孟嘗君不能得士”的主旨,一立,一劈,一駁,一斷,一波三折,嚴謹自然,完整統一,強勁峭拔,極有氣勢。
王安石非常反對華而不實的文風,反對過於雕鏤的文辭,主張“意惟求多,字惟求少”。他給祖擇之書雲:“所謂辭者,猶器之有刻鏤繪畫也。誠使巧且華,不必適用;誠使適用,亦不必巧且華。要之以適用為本,以刻鏤繪畫為之容已。”《讀〈孟嘗君傳〉》這一篇論說文,謀篇佈局嚴謹自然,遣詞造句也極其簡練,文簡意深,完全符合其“要之以適用為本”的行文用詞原則泰國自由行

孟嘗君自秦國逃歸齊國,《史記·孟嘗君列傳》有較詳細生動的描述,是歷史上一個情節曲折令人愛讀的故事。但是,王安石在《讀〈孟嘗君傳〉》這篇文章中,沒有引用孟嘗君自秦逃歸齊國故事中的任何情節,而是抓住最本質的內容,從“雞鳴狗盜”成語著筆,這樣,就省去了許多筆墨。“雞鳴狗盜”這一成語,在文中共用了三次。第一次“特雞鳴狗盜之雄耳”,是為破“孟嘗君能得士”而用;第二次“尚取雞鳴狗盜之力哉”,是為破“卒賴其力,以脫於虎豹之秦”而用;第三次“雞鳴狗盜之出其門”,是為破“士以故歸之”而用。三次所用,各在其位,各有其非用不可的重要作用,所以,讀來並不使人感到重複累贅,反覺抑揚頓挫,琅琅上口,津津有味。

可見王安石用詞的精妙真是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。王安石的《讀〈孟嘗君傳〉》全文不滿百字,被歷代文論家評為“千秋絕調”,譽為“文短氣長”的典範增強免疫力

落花人獨立 微雨燕雙飛

“去年春恨卻來時”。“去年”兩字起了承前啟後的作用。有了“去年”二字第一層就有了依據。說明兩人相戀已久,刻骨銘心。下文的“記得”“當時”“曾照”就有了著落,把這些詞句串聯起來,整首詞就成了一件無縫的天衣。遣詞之妙,獨具匠心!“卻”字和李商隱《夜雨寄北》中“卻話巴山夜雨時”中的“卻”字一樣,當“又”字“再”字解。意思是說:去年的離愁別恨又湧上了心頭。緊接著詞人借用五代翁宏《春殘》“又是春殘也,如何出翠幃?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”的最後兩句,但比翁詩用意更深。“落花”示傷春之感,“燕雙飛”寓繾綣之情。古人常用“雙燕”反襯行文中人物的孤寂之感。如:馮延已《醉桃源·南園春半踏青時》“秋千慵困解羅衣,畫梁雙燕飛”就compass college 認受性是其中一例。

晏詞一寫“人獨立”再寫“燕雙飛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此篇蓋襲用成語,但翁宏詩作不出名,小晏詞句卻十分煊赫。這裏也有好些原因:(一)樂府向例可引用詩句,所謂”以詩入樂“,如用得渾然天成,恰當好處,評家且認為是一種優點。(二)詩詞體性亦不盡同,有用在詩中並不甚好,而在詞中卻很好的,如晏殊《浣溪沙·一曲新詞酒一杯》的”無可奈何“”似曾相識“一聯。(三)優劣當以全篇論,不可單憑車保問題摘句。

“記得小蘋初見,兩重心字羅衣,琵琶弦上說相思”。為第三層。歐陽修《好女兒令·眼細眉長》:“一身繡出,兩重心字,淺淺金黃。”詞人有意借用小蘋穿的“心字羅衣”來渲染他和小蘋之間傾心相愛的情誼,已夠使人心醉了。他又信手拈來,寫出“琵琶弦上說相思”,使人很自然地聯想起白居易《琵琶行》“低眉信手續續彈,說盡心中無限事”的詩句來,給詞的意境增添了不少光彩。

第四層是最後兩句:“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雲歸”這兩句是化用李白《宮中行樂詞》“只愁歌舞散,化作彩雲飛”。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編的《唐宋詞選》把“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雲歸”解釋為“當初曾經照看小蘋歸去的明月仍在,眼前而小蘋卻已不見”,這樣解釋雖然不錯,但似乎比較乏味。

如果把這兩句解釋為“當時皓月當空,風景如畫的地方,現在似乎還留下小蘋歸去時,依依惜別的身影”。這樣會增加美的感受,像彩雲一樣的小蘋在讀者的頭腦裏,會更加嫵媚多姿了。 把“在”字當作表示處所的方位詞用,因為在吳系語中,“在”能表達這種意思。某處可說成“某在”。楊萬裏《明發南屏》“新晴在在野花香”。“在在”猶“處處”也,可作佐證。這首《臨江仙》含蓄真摯,字字關情。詞的上闋“去年春恨卻來時”可說是詞中的一枚時針,它表達了詞人處於痛苦和迷惘之中,其原因是由於他和小蘋有過一段甜蜜幸福的愛情。時間是這首詞的主要線索。其餘四句好像是四個相對獨立的鏡頭(即1、夢後,2、酒醒,3、人獨立,4、燕雙飛),每個鏡頭都渲染著詞人內心的HKUE 認可性痛苦,句句景中有情。

淺談空宮的時候

那么除了主星的亮度外,还有没有什么是用来决定命运的好与坏呢?有的,最简单的看法便是—空宫!

是的,空宫时只要借对宫的主星来代入保濕gel cream即可。但是毕竟是借过来的东西,并不见得能百分之百的发挥该主星的功用。而这就如同太阳与月亮一样,前者可自行散发热度与能量,但后者则本身没有这样的能力,一切皆是反射之后的效果。同样的道理,月亮能取代太阳吗?不行!!因此才会有人说借过来的能力只有原本的七成而已,就是这样的道理。

那空宫到底是好是坏呢?简单来说,空宫是不好的,而且就一般人的情况来论,空宫真的是容易让人变的三心二意、受人左右,但是绝不是所谓的空宫就等于空空,什么都没有的意思。中国人重视阴与阳,也就是所谓的无与有;而所谓的无与有便是由空的观念中所产生的。所以相对的,空也可以是不受拘束的,无限大∞的表征。而且之所以会有空宫的设计,就是表示这个宫位充满了各种可能,所以才没有主星的进驻,来限制其发展。

但是大多数人不会去注意到这个重点,所以就容易白白流失空宫的特性,就在反反覆覆,受他人影响,未建立自身独特主见的情况下渡过空宫时期。所以就机率上而言,空宫的人命运是较差的,特别是当命宫主星与大小學 補數學限皆是空宫时,更是辛苦,而这时兄弟宫、父母宫主星就很重要了,否则误入歧途的机率将大为提高。

另外除了看命宫是否为空宫外,也能由整体的大格局来看。何谓叫整体的大格局呢?就是当紫微星在地支12宫位所造成的排列组合便是。虽然说是12宫位,但其实是两两相对的,所以基本上是六种大格局。而这六种大格局分别是紫征在子午宫、紫征在丑未宫、紫征在寅申宫、紫征在卯酉宫、紫征在辰戌宫、紫征在巳亥宫。

紫微在子午宫的大格局有二个空宫,中间有破军隔着。

紫微在丑未宫的大格局有二个空宫,中间有紫微破军与天机隔着。

紫微在寅申宫的大格局有零个空宫。

紫微在卯酉宫的大格局有二个空宫,是连续的。

紫微在辰戌宫的大格局有二个空宫,中间有廉贞隔着。

紫微在巳亥宫的大格局有四个空宫,中间有廉贞破军隔着,另外三个是连续的.

紫微在寅申的人,因没有空宫影响,所以个性往往较为强势,属于能力平均型。

紫微在巳亥的人,因有四个空宫,所以大多会出现博而不精,属于变色龙型。

紫微在子午、辰戌、丑未、卯酉的人,都可说是是普普通通、起起伏伏型。最主要的差别是紫微在子午、辰戌的人,其空宫不Pretty Renew 美容是在六阳宫就是六阴宫,且由机率来看,这样的比率是占较多的。而紫微在丑未、卯酉的人,其空宫一定是一者在六阳宫,一者在六阴宫。但是四者相较之下,是紫微在丑未者(中年发达)>紫微在子午、辰戌且是六阴宫的人>紫微在子午、辰戌且是六阳宫的人>紫微在卯酉,且是命宫的人(大器晚成)。

最容易勾動人們別恨鄉愁

金釵鬥草,拔金釵作鬥草遊戲。宗懍《荊楚歲時記》:“競采百藥,謂百草以蠲除毒氣,故世有鬥草之戲。”青絲勒馬,用青絲繩做馬絡頭。古樂府《陌上桑》:“青絲系馬尾,黃金絡馬頭。”羅綬三句,謂難忘別時的戀情,難禁別後的粉淚,難遣別久的幽怨。羅綬分香,臨別以香羅帶貽贈留念。秦觀《滿庭芳》“羅帶輕分”,亦此意。翠綃封淚,翠巾裹著眼淚寄與對方,典出《麗情集》記灼灼事。幾多幽怨,數不清的牢愁暗恨。正銷魂三句,有兩種斷法,一斷在“魂”字後,另一斷在“又是”後,兩者都可,而後者較恰當。因為一結要突出“又是”之意,用“又是”領下麵兩句,由於又看到了與昔年離別之時一般的疏煙淡月、子規聲斷,觸發她的愁緒而黯然銷魂。子規,一名杜鵑,相傳古代蜀君望帝之魂所化。

這首詞上片,作者幾乎傾全力烘托春景的無比美好,而歇拍三句,卻來一個大轉折,指出人們以不能遊賞美好的春景為憾事,以如此芳菲世界被鶯燕所佔有為惋惜,才領會前面之所以傾全力描繪春景者,是為了給後面的春恨增添氣勢。蓋春景愈美好,愈令人惆悵,添人愁緒,也就是春恨愈加強烈。杜甫所謂“花近高樓傷客心”(《登樓》),“感時花濺淚”(《春望》),即為此種思想感情的反映。下片似另出機杼,獨立成篇,其實不然,它是全詞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,上下片有嶺斷雲連之妙。上片因春景美好反而引起春恨,這是客觀景物與內心世界的矛盾,而所以鑄成此種矛盾的,傷離念遠是一個主要因素,下片就是抒寫離愁別恨的,因而實與上片契合無間。從賞心樂事的一去不返,別後別久的十分懷念,別時景色的觸目銷魂,都在刻畫主人公的感情深摯。可是作者是一位“推倒一世之智勇,開拓萬古之心胸”(黃宗羲《宋元學案·龍川學案》)的鐵錚錚漢子,他寫作態度嚴謹,目的性明確,每一首詞寫成後,“輒自歎曰,平生經濟之懷略已陳矣”(葉適引陳亮語)。所以很難想像他會寫出脂粉氣息濃郁的豔詞。據此,才知下片的閨怨是假託的,使用這類表現手法在詩詞中並不鮮見,大率以柔婉的筆調,抒憤激或怨悱的感情。此種憤激之情是作者平素鬱積的,而且與反偏安、複故土的抗金思想相表裏,芳菲世界都付鶯燕,實際的意思則是大好河山盡淪於敵手。

陳亮傳世的詞七十多首,風格大致是豪放的,所以明代毛晉說:“《龍川詞》一卷,讀至卷終,不作一妖語、媚語,殆所稱不受人憐者歟!”(《龍川詞跋》)後來他看到此篇及其他六首婉麗之詞,修正自己的論點,曰:“偶閱《中興詞選》,得《水龍吟》以後七闋,亦未能超然。”(《龍川詞補跋》)其實毛晉本來的論點還是對的,無須修正。作家的作品,風格、境界可以多樣。陳亮詞的基調是豪放的,但也出現一些婉約的作品,毫不足怪。蘇軾《水龍吟·和章質夫楊花》、辛棄疾《摸魚兒·暮春》,情調豈不纏綿淒婉,但畢竟與周(邦彥)、秦(觀)不同,蘇、辛和陳亮的詞,和婉中仍含剛勁之氣,所謂骨子裏還是剛的,關於這一點,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的出。

情字終歸是靠自己努力啊

想約你去塞外看雪大漠風沙氣勢宏偉,情它是大澳漁村上天出的一道難題。時光掩埋了誰的青春,雪夜耳畔哭泣的梅花一瓣再一瓣花朵亂了誰的情緒。紅塵似苦海似孤寂,男人離不開女人,女人也離不開男人。

這就是紅塵、芸芸眾生眼裏的紅塵各有不同,但很相似。論古詩宋詞詩人對青樓妓女,描述頗多靡靡之音不絕不耳,萬物眾生皆激光去疤有規律。梧桐慢慢發芽、生根不斷長成參天大樹,情把多少不相干的人綁在一起,任它發展將結打的更死。

僧人曾說;人生是苦難的開始,出生、成長、死亡……若相脫離苦海,便要把愛情,親情、友情、家庭……丟棄。本來人出生赤條條,死赤條條。何苦要自尋煩惱呢?人真能放下名利家人嗎?時間是最好的藥,任何傷口變淡1064激光去斑發濃,結疤、癒合。有人為錢財執著,有人為夢想執著,也有人為出人頭地執著。

還在細數舊時的花黃

初見雪纖瘦的驚豔,再見的莽撞,此時的親切,我輕輕地抱住了阿鈴:“謝謝你,阿鈴!我會珍惜的……”那個夜晚,我真的醉了,年輕的心沸騰了。只為,那份遇見的美麗!

阿鈴網絡聲譽管理的老家四川,一個大山環繞的邊遠小村,出行的只有一條羊腸小路。沿著小路,讀完了高中,阿鈴很努力,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大學,可是家裏實在拿不出讀書的學費了,何況還有一個讀書的弟弟,來年也要高考。看著父母滄桑的面容,阿鈴默默地收起錄取通知書,孑然一身南下廣東,去圓家的夢。臨走的那個晚上,父母陪著女兒哭可一夜,弟弟默默地坐在一旁。夜,竟然是那麼的漫長……

當人生英語大使推廣計劃地不熟的阿鈴,茫然地,站在南方的天空,寂寞,孤獨,淒冷,無助,空虛,都籠罩在這個十八歲的女孩身上,何處是出路?該怎麼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?如果,痛苦能夠釋放,誰願留在心上?如果,痛苦可以分擔,誰願意獨扛?也許,每人心中,都有一段故事。有些,能與別人分享;有些,卻只能獨自品味!

還好,阿鈴的文字一直很好,讀書的時候經常有些文字見報。於是,她一邊在公司上班,一邊報考了函授,專攻文學,很快就拿到了專科文憑,公司也給她升職加薪了,而且做了人事專員呢。她經常說,文字是一朵盛開安放在心靈深處的旖旎之花,是住在心底的暖。所以,她一直是快樂的,溫情的,更是善良的。經常幫幫助和自己類似經歷的人,走出迷茫。自從我走進公司的第一天,她就注意到了,只是不動聲色地關注著。其實,那天在電影院,她早就認出了我,不願意搭理我而已。

生活,從來不會虧欠誰,它給了你一塊陰影,必會在不遠的地方,撒下陽光。漂泊於俗世,忙碌於紅塵,不論悲喜,沒有退路;無論愛否,沒有回程。那一枚,瘦弱的思念望斷裏誰心底的方向?